7月14日晚,湖北恩施州來鳳縣地稅局一名年輕幹部,因陪調研的州局領導喝酒過量而猝然身亡。肖某年僅31歲,2013年剛剛結婚,妻子已經有了2個月身孕。事發後,恩施州地稅局決定,對來鳳縣地稅局局長安冰等參與就餐人員作出停職處理,同時,死者家屬的撫恤費用由來鳳縣地稅局先行墊付,待事件調查結束後,依法依規從嚴處理,並追究相關人員的經濟責任。
  年僅31歲、“2013年剛剛結婚,妻子已經有了2個月身孕”,一名年輕幹部就這樣倒在酒桌上,“因陪調研的州局領導喝酒過量而猝然身亡”,這顯然是一個令人感慨、嘆息的悲劇,不僅是這名年輕幹部自身和家庭的悲劇,而且站在“反四風”的語境下,同時也是中央一系列“整風禁令”在湖北來鳳縣並沒有真正得到嚴格落實甚至被“頂風上”的悲劇。這正如當地學者指出的,從中央到地方,先後出台各類禁止公款宴請的文件,然而就是在這樣的高壓態勢下,有關單位依然目無法紀,頂風吃喝,甚至出現陪酒人員猝死這樣的悲劇……
  事實上,近年來,即便是在中央密集的“反四風”禁令背景下,公務接待、公款吃喝過程中的“陪酒猝死”悲劇,也並不是什麼罕見現象。如據最近媒體的不完全統計,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間,全國共有54名各級官員非正常死亡,而其中,導致官員非正常死亡的第二位原因便是“喝酒”,共有9人酒後引發疾病死亡。而據此前中紀委通報,2013年7月23日,黑龍江原副省級幹部付曉光,接受該省東京城林業局黨委書記及局長的公款宴請,第二天,該局黨委書記被髮現在賓館房間內死於心臟病。事實上,正是在這種惡劣的公款吃喝、陪酒作風下,去年9月一位浙江母親甚至在微博上發文訴苦,“在國稅局工作的兒子不能喝酒,卻常常陪領導喝酒,總是什麼局的局長一起喝讓他喝醉……”並向時任浙江省委組織部部長蔡奇求助:“我該怎麼做”。
  在這種背景下,上述湖北來鳳縣“年輕幹部陪酒猝死”事件的出現,顯然不僅警示了當地在落實“反四風”要求上的不到位、不得力,而且實際上再次警示和見證了,諸如“公款大吃大喝”這類作風問題所具有的頑固性、反覆性特征。如何才能有效剋服化解作風問題的頑固性和反覆性,徹底避免幹部陪酒猝死之類作風悲劇的發生?出路顯然只能是,構建起更具剛性的制度制約,將“反四風”不斷固化強化更加常態化、同時也是更加嚴格嚴厲的制度規範。
  而具體到公款大吃大喝,這種更嚴格嚴厲的制度,主要無非也就是這樣兩個方面,一是嚴防,如在公務接待中,執行更為嚴格徹底的禁酒令,確保做到公務不飲酒,飲酒不公務;二是嚴懲,對於在公務接待過程中,各種“頂風上”的陪酒吃喝風,制定更為嚴厲的懲處問責標準,如凡是公務飲酒、醉酒的,一律撤職,導致陪酒猝死的一律開除;對於各種好酒貪杯的官員,不僅追究行政責任,而且進一步追究相應法律責任。若夷(湖北職員)  (原標題:“年輕幹部陪酒猝死”警示了什麼)
創作者介紹

曾德成

ga20gabf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